科技界也有“金酸梅奖”,这些奉行卢德主义的科技大佬都有谁?
发布于:2017-07-26 10:13:06  浏览:201

东莞网站建设_易米网络讯:看看以下这几个名字:

埃隆·马斯克、霍金、比尔·盖茨,要说他们有什么共同点,那一定是都是科技大佬,为科技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不过这些人还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共同点——获得过有科技界金酸梅之称的卢德奖的提名。卢德奖每年由IT与创新基金会评选出10个试图阻碍科技创新的组织或个人,再由网民投票评选出名次。

埃隆·马斯克和霍金入围的原因,是两人提出了“人类要警惕人工智能”的言说,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会对人工智能的恐慌。而比尔·盖茨入围则是因为在移动大潮中坚持推广PC。

同时在这几年的获奖名单中,还能看到法国政府(因要求亚马逊图书停止免邮费政策入围)、美国国家步枪协会(因反对智能枪支入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因限制宽带创新发展入围)。

多看几个入围者后会发现,卢德奖获得者不一定真正能影响到科技发展的速度,他们中的大多数反对的是科技发展对于自身利益的影响。

这里就要对卢德一词做出进一步的解释:1811年,诺丁汉地区的一些工厂主削减工人工资,愤怒的工人奋起反抗,摧毁了六十多太纺织机。几个月后,诺丁汉长主们收到了署名为奈德卢德将军/卢德王签名的书信,信中解释了摧毁机器的理由。此后的一段时间,焚烧工厂、损害机器、匿名威胁等行为在诺丁汉临近的地区持续发生,直到运动的主要领袖被绞刑。

在当时,这些反抗机器大工业的手工业者被称为卢德主义、卢德份子。

可到了今天,在共享经济和人工智能横飞的后工业时代,卢德主义依然存在,甚至进化成了“新卢德主义”。所谓的新卢德主义,更注重技术的政治性、呼吁科技与人性的共存,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再通过暴力手段表达自己的诉求。前几年很流行的“断舍离”就是一种,包括各种民间组织丢掉手机和互联网,深入山林隐居等等。赛博朋克艺术作品中表达的高科技水平、低生活质量,就是新卢德主义者想象中的未来。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今天的卢德主义何止是文艺作品?在我们的生活中,依旧暴力的卢德主义随处可见。比如2016年的法国,数千名司机在巴黎市中心堵路焚烧轮胎,以此抗议网约车兴起;又比如中国黑车司机对于共享单车的破坏。

又坏又蠢这个词可以用来形容很大一部分卢德主义者,在百度百科上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工业革命初期产生的卢德主义,它没有认清历史的合理性和历史进步的方向,它不是去摧毁吃人的资本主义制度,而是去砸毁机器。”——当然我们不能这样定义反对O2O、电商或是共享经济的卢德主义。说到底,大部分卢德主义者是难以接受变化的人。

我们习惯了工厂厂区中两点一线的生活,习惯了以某一项简单的技能为生,可科技的来临不仅仅夺走了我们的工作,更让我们过去的谋生技能失效了。这对于曾经是社会中流砥柱的一群人来说,失去的不仅是生存空间,还有价值感和尊严,奋起反抗则是一种应激反应。

要说今年的卢德奖,川普大帝一定是夺冠热门人选。和硅谷关系极差、反对全球化的川普简直是新卢德主义的活样本。可卢德主义为他带来的,却是大把大把的选票。这也是新卢德主义的核心思想之一——对科技对就业的影响有着更长远的认识,虽然历史上从未有任何一种科技的出现导致人们生活水平下降,但短期就业水平下降对社会稳定的影响却一定会导致一部分人生活水平的下降。

技术无罪论一定成立,但技术失业也是不得不提防的。只是作为一个处于科技飞速发展风眼中的普通人,千万让自己的恐惧和愤怒被他人利用,成为科技发展历程中的无辜牺牲品。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